英格兰女足欧洲杯夺冠但她们的工资仅是英超男球员的1%

  温布利球场,在英格兰1966年世界杯决赛加时打败德国之后,时隔56年零1天,英格兰女足在欧洲杯决赛,加时打败德国。

  温布利球场的看台上,英格兰代表队的队长哈里·凯恩,也在为自己的女性同胞加油助威。

  但登顶欧洲的英格兰女足国脚们,年薪如果和凯恩相比,很多人只相当于凯恩一周的薪水,或许还达不到——英格兰女足顶级联赛职业球员,平均收入只有英超球员的1%!

  凯恩是英超过去10年最优秀的射手,但他并不是英超收入最高的球员,暂时还在曼联的C罗,以及曼城的德布劳内,刚续约的利物浦的萨拉赫,薪资都要更高,周薪都在35万英镑以上。

  根据英格兰媒体调查,目前英格兰顶级女足联赛,一队球员年薪平均4.7万英镑,这在英国社会,已经是收入中上水平,可是和全球商业化最成功的英超对照,毫无可比性。

  莱斯特城、狼队和西汉姆联,是英超中上游球队,现在这三个俱乐部的一队球员,平均年薪分别为640万英镑、470万英镑以及430万英镑。

  美国女足国家队,过去几年有过著名的同工同酬抗争,并且在和美国足协的官司里获得了胜利,不过这是全球女足的个案。

  英格兰勉强做到了代表队男女同工同酬:每场英格兰代表队比赛,男女国脚都会获得2000英镑的补贴——这笔钱不能称为“报酬”,为国家或地区代表队出征,是不能言钱的。

  英格兰女足夺冠欧洲杯,每名国脚会得到英足总5.5万英镑的奖金,但2021年男足欧洲杯,足总给男足许诺的夺冠奖金,是女足的4倍。

  考虑到英格兰男女足的市场号召力、媒体价值等,薪酬短期内不可能平等,除非她们的女足像美国队那样,长期作为世界劲旅称霸四方。

  以曼城俱乐部为例,2020-2021赛季已收入5.71亿英镑,薪资成本3.54亿英镑,计算一队30人,人均年薪1180万英镑。

  同一赛季曼城女足,收入只有290万英镑,薪资成本330万英镑,因为财报里包含了教练团队,所以人均年薪只有7.5万英镑。

  不论男女足,收入来源依旧是主场门票、媒体版权和市场营销三大项,只是各自占比变化。

  英超场均上座39000人左右,而女足顶级联赛,上赛季场均上座1931人。门票价格也有巨大差别——最贵的阿森纳、切尔西门票,平均70英镑左右,女足10英镑以内球票比比皆是。

  市场营销收入很难计算,因为绝大部分俱乐部都是男女足打包销售,这当中男足对赞助商吸引力仍然是主体。

  媒体版权方面,英超则不断刷新着世界纪录。一个英超垫底球队,像诺维奇,单赛季英超版权收入上亿英镑。

  男足联赛,1888年开始,在1992年创新变革为英超;女足顶级联赛EWSL,2011年才启动,到2018年才实现全面职业化。

  英格兰足总期待女足顶级联赛,到2024年能实现场均6000观众——欧洲杯的本土夺冠,会是一个强力推进因素。

  而市场营销能力,也会随着这个冠军增强,已经有维萨卡、喜力啤酒、乐高积木和百事等品牌愿意加入。

  目前,女足国脚们收入只有英超普通球员1%,在英国并没有引起多大的社会性批评,毕竟这背后的经济规律,足够说明问题。

  不过欧洲杯的成功,温布利决赛能吸引破纪录的87192名现场观众,意味女足在英格兰蓬勃发展,会有着光明前景。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